彭于晏:拍完《緊急救援》,我現在都不想游泳了
2020年01月31日 09:06  來源:北京青年報  宋體

  電影《緊急救援》是林超賢與彭于晏的四度合作,在之前的每一次合作中,兩人都在彼此的支持下不斷挑戰極限。兩人首次合作拍攝《激戰》時,彭于晏接受專業拳手訓練,耗時3個月學會泰拳、鎖技與巴西柔術。拍攝時與職業拳手對陣希望能夠“說服觀眾”。二次合作《破風》時,彭于晏參與集訓四個月,訓練及拍攝過程累計騎行超11萬公里,幾乎繞地球三圈。第三次合作《湄公河行動》,林超賢與彭于晏的挑戰再次上升到新高度。拍攝時林超賢甚至不慎被六寸蜈蚣咬傷腳踝,彭于晏真槍實戰,每個動作指令都貼近真實。這次在《緊急救援》中他們將挑戰全世界公認難拍的“水戲”,《緊急救援》是華語電影首部海上救援題材影片,取材于真實海上救援事件,彭于晏稱導演從“魔鬼林”“爆炸林”,現在變成了“水怪林”。

  導演一找我就來拍了

  問:為何會接演《緊急救援》?這次拍攝條件很艱苦,接戲之前有做什么思想準備?

  彭于晏:林超賢導演一找我就來了,我知道拍導演的戲會特別有意思特別過癮,當然也會有一定的挑戰和難度,這也是為什么我想要拍導演的戲的原因,所以早就準備好了,只是沒想到這次準備不夠,到了現場(8個月的拍攝)天天都是各種難度升級,非常有挑戰,體力和精神上都是前所未有的驚喜。

  問:你飾演的是海上特勤隊隊長,對真實的救撈隊員有多少了解呢?

  彭于晏:我在戲里叫高謙,是海上特勤隊隊長,他是一個很有勇氣、有經驗、責任感很強的人,執行過非常多任務,救過很多人。

  開拍之前,導演拿過一些救撈隊員的資料給我們看,所以會了解他們的生活,也有跟他們一起訓練,我們像朋友一樣。他們看著都是普通人,但是接到任務的時候,卻是完全不同的樣子。一次他們出任務時,我跟著去,你不敢想象這些平時貌似普通的人在直升機上面懸掛著,你會感覺他們似乎到了另外一個世界。作為救撈隊員,他們需要精神格外集中才能去拯救另外一個生命,因為有時候,你得放棄什么而去拯救其他人的生命,在水里面你只有三五分鐘,只能救兩個人,但是周圍有二三十人,那你怎么辦?這就是他們要面對的,他們每天上班要面對人間的悲劇,回到家里又要做一個正常人,如果沒有信仰肯定做不到,這就是導演在這部戲里要講的,我們也是親身體驗過,才發現他們有多么了不起。

  救撈隊員就是把“生的希望”送給別人,他們面對的是人生的悲劇,如果沒有信仰、沒有堅定的內心,是沒辦法去迎接和完成任務的。這個職業,要有足夠的勇氣和信仰,他們才能夠忘掉自我,忘掉自己的生命去拯救他人。

  問:《緊急救援》中你首次出演父親,覺得有挑戰嗎?

  彭于晏:導演給我這個角色,我覺得是非常難的。導演很有意思,他知道我是單親家庭,所以飾演一位父親,我要花很多時間去說服自己,我的生命里面沒有父親的形象在,非常感謝導演給我這個角色。演我兒子的演員非常聰明非常可愛,跟他演戲很自然、很棒,因為小孩很真實,他會把臺詞背得很熟,演戲的時候很自然,跟他演戲的時候我也希望能保持這種純真和自然。導演和編劇提前做了很多功課,了解救援隊員的生活,家庭對救援隊員來講也特別重要,這應該是支撐他們那么勇敢、那么有責任地去付出的一個重要原因。可能大家認為這是一部動作片,但我覺得其實這是一部充滿愛的劇情片。

  被各種虐,每次下水都要做心理準備

  問:這次拍攝讓你印象最深的戲有哪些呢?

  彭于晏: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很多場,通常第一次都是最難忘的,像我第一次被火炸,在六七百攝氏度的火里被炸,還炸好幾次,以為沒事了,結果后面要被水炸,炸完后,導演還很興奮地說:“Eddie終于被我用水炸了。”之前我不知道原來水可以用來炸人的,炸完后第二天又被吊到空中一天,吊到快吐。但也挺過癮的,因為真實拍攝是懸掛在直升機上面,高度非常高,所以也很難忘。以為下來沒事了,接著要用火淹,然后就是用水淹,所以這次算是各種體驗,基本上是各種“虐”吧,這就是導演的風格,他就是喜歡“虐待”藝人。但其實演員可以在這個過程當中得到很多的養分,這也是讓我們愛上導演的原因,讓我們能拍出一部很難忘的戲。

  問:這一次《緊急救援》的安全措施都非常到位嗎?

  彭于晏:對,當然還是有萬一,雖然隔熱服都試過了,但畢竟火最低有300攝氏度,我整個防火衣都燒起來了,但拍攝就是要這個感覺。雖然全副武裝但還是會害怕,依然能感受到皮膚在燒,天天這樣拍,天天被懸吊還是會怕,而且最后到水里面,水溫是6攝氏度,我沒想到我可以撐過來,真的太冷了。

  我自認為是那種只要給我條件去做,我就不怕的演員,但拍這部戲,我真的每天下水前都要做心理準備,因為那個水太冷了,而且水里面有化學物質。戲里面有很多需要我脫掉裝備,沒有護目鏡,化學物質就會進到眼睛里,眼睛睜不開。那些攝影師下水都是戴護目鏡的,護目鏡拿下來一下,水流到眼睛里都會受不了,要一直洗。而我是每天泡十幾個小時,每次可能待個15分鐘,因為太冷了。每天都要洗眼睛,到最后眼睛就一直流眼淚,雙眼通紅。導演也心疼,所以他也會下去陪我。拍完這部戲,我到現在都不想游泳了,覺得今年碰水的額度已經用完了。

  問:這次沒有太嚴重的受傷吧?

  彭于晏:我有幾次溺水,有一場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在墨西哥被威亞鉤住,然后被壓到池底下面。所有人都嚇到了,我也出不來。我發現綁我的那條威亞卡在卡車的底座,救援隊還沒有來救我,我就想那我先自己救自己,就找身上有沒有工具可以切割繩索,但是切不開,后來找到鉤住的那個點,死命地把繩索解開,之后出來了。導演一直說“沒事吧,沒事吧”,我說休息一下,因為繩索很緊拉不開,我就死命去拉,指甲整個都掀起來,手都裂開了,導演嚇到了,這個事情覺得最恐怖。

  還有一次也是在水里面,我的氧氣瓶要沒氣了,備用氣瓶只能吸八口,水壓越深、吸得越多,我這八口每次都要省著用,后來是拍一個很長的鏡頭,救援隊的人要撤很遠,拍完要游回去的時候我的氧氣瓶就沒有氣了,也找不到備用氣瓶,我就憋著一口氣找出口。這種狀況常常會發生,我一直覺得我游泳很好,但當你真的在水下十幾米的時候,跟你在游泳池是完全不一樣的,而且我們身上帶著很多鉛塊,所以我是浮不上去的,再加上6℃的水溫,感覺就在冰庫里面。

  現在回想拍水里的戲,會后怕。我記得拍完那幾個場景之后,我們去吃飯,墨西哥當地的工作人員會主動跟我打招呼,跟我比贊。我們救援隊的朋友跟我講,當地的救援人員都覺得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,很多人不敢相信我們中國演員是自己下去拍,外國拍電影去那個場景,都是替身下去。

  問:你在水里這些自救的東西,是你拍戲前訓練學到的方法嗎?

  彭于晏:對,基本上都是。訓練的這些在拍戲的時候全部用到了,如果沒有提前訓練學好的話,那可能就不敢拍這個戲了。我們跟著真的救援隊去外面救援,救援過程很辛苦,真的體驗到生命的脆弱,沒有辦法去想象大自然的力量,真的太恐怖了。拍完這部電影,我覺得一定要珍惜生命。

  問:除了感受到生命的脆弱,拍完這部電影對你還有什么影響?

  彭于晏:現在如果我搭飛機,我都會看救援手冊、看逃生艙在哪里,看附近的人,如果真的發生什么,哪些人需要救助。以前不會,但現在就變成本能,然后會想象當時拍戲的狀況,我都會數有幾位老人,有幾個是坐輪椅上來的,這些都是我拍完電影之后意識到的,不由自主的,就覺得還蠻夸張。一講到逃生艙,我就會想到過去8個月的訓練和在飛機里面救人的恐怖場景,我就一直告訴自己,如果今天真的發生什么事情,我是可以救人的。

  和導演林超賢亦師亦友

  問:這是你跟林超賢導演的第四次合作,是否感覺他的電影難度越來越大?

  彭于晏:如果難度沒加大,我想也不是林超賢導演了。認識導演以來,我覺得他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對于喜歡的東西,他沒有改變,他對于自己喜歡的東西執著,所以導演用這樣的熱情拍電影的時候,你就會被感染,然后你也會覺得,為什么不這樣去做呢?

  他每一次都非常好,而且我相信他只會越來越好。這一次拍攝有很多場景是他想的,還有很多動作戲和情感戲,他去編寫完人物的刻畫,再到現場去調度,這個也是他一直很熱愛的,所以我覺得導演非常優秀。而且導演越做越有挑戰性,因為他每一次拍的東西都是新的,就像這次拍水底,我們之前都沒有體驗過,很多都是未知的,只能到了現場去拍攝才能夠跟著鏡頭去走戲,訓練好了再去拍,拍攝之前還得再彩排一下,可以想見很多現場的狀況其實很難去執行。我們都在學習,導演也會給予我很多信心。

  問:林超賢導演對你來說,與和你合作過的其他導演有沒有不一樣的地方?

  彭于晏:我覺得是緣分吧,他很欣賞我,我也很尊敬他。很少有演員可以和同一個導演合作四次的,所以很難得。而且某種程度上也有一個習慣的問題,很多時候可以省略掉一些磨合的東西,有點像“家人”了。7年時間體驗了四種不同的人生,而且這四種人生也不是一般人能夠體驗得到的。

  問:一個說法是“鐵打的彭于晏,打鐵的林超賢”,你認同這句話嗎?

  彭于晏:有聽過(合作次數最多的主演之一,僅次于張家輝),以前聽這句話的時候覺得把我們的情感說小了,好像只有磨煉而已,但經過《緊急救援》,我覺得說得太精準了。

  因為我覺得《緊急救援》真的像是“磨”,很危險,好幾次我都是抱著豁出去的心態。如果導演不是林超賢的話,我肯定會有疑問。其實在拍完《湄公河行動》的時候,導演就有跟我說這部戲,那時候我很想拍,但覺得自己需要休息一下,剛好導演那時候有別的戲,所以我就休息了一陣子。

  我接這部戲不是說因為它危險,是因為那個題材和角色。導演這次給我這個角色的難度比我過去演的難很多,跟我過去的形象差異還蠻大的。(難度)主要在情感方面,我演一個父親,另一個是這個職業的難度。

  我和導演之間比較像是師徒的關系,導演拍男人戲,講男人之間的情感是很自然的。導演在處理這種很真實的人性上,我覺得還蠻有格局,他看東西看得很多,也很實在,所以我覺得演他的戲某種程度上是一種沉浸式體驗。從MMA格斗到單車,到《緊急救援》,我不需要去想我要怎么演,只要體驗就好了。

  所以我覺得導演和我亦師亦友,他覺得我這個年紀應該拍什么,就找我拍,如果我還沒有到那個階段,那可能那個階段的戲不適合我。他希望我能慢慢地成長,某種程度上我也能夠理解他到底想要追求什么,彼此有一種心靈上的默契(惺惺相惜),會覺得有這樣的人在電影行業里,是一種會被互相感染的存在,不需要說,從他想要做什么,就能夠看得出來,所以就變得很合得來,我蠻欣賞導演這一點。

  從《激戰》首次合作到現在,我和導演都沒有變過。幸運是真的,沒有想過拍完《激戰》之后還能跟導演有之后這么多的合作,他可能也沒有想過彭于晏這個演員還能用。導演也是每一兩年就會有一個新的東西給我,所以我也覺得我蠻幸運的。導演在他的工作領域上做得非常好,我在自己求學階段也努力演好每一個角色。

  會珍惜彼此合作的機會

  問:你和導演之間有過矛盾或者分歧嗎?

  彭于晏:肯定會有的,可能在一些表演上面我有一些想法,導演也知道一定要給演員空間,在這個基礎上,我努力給他驚喜,他看到可能會覺得我塑造的角色比他腦中想象得更立體,導演就會覺得很值,我也過了自己想演的癮,所以一定要互相相信。

  一個人的想法有限,可能我們合在一起就是無限。當你愿意去分享你的東西,那他肯定也會跟你分享他的東西。我和導演的分歧常常是他可能覺得夠了,我還想要給更多,他會讓我演,讓我過癮。我覺得跟導演拍戲有一個好處就是,他看到的永遠跟別人看到的我不一樣。

  問:如果有第五次和導演合作的機會,你有沒有一個你想要拍攝的題材?

  彭于晏:我們其實講過太多題材了,每次我們跑步聊天就會想一個題材,他會問我喜歡什么,我也會問他喜歡什么。之前我們討論過很多像是賽車的、動作的、槍戰的,通常都是導演說他想拍的類型,不過他的電影我都沒有什么設限的,因為我相信他。

  問:你會不會擔心導演以后對于演員的選擇越來越多?

  彭于晏:這個有可能啊,導演有權力選擇他覺得合適的演員,也不是說我們現在合作了四部就一定要合作第五部,所以才說這個是很微妙的。還有就是我也有選擇還要不要繼續與他合作,我覺得有時候就是彼此之間的磁場吧,能互相給予對方想要的東西,我們都知道這得來不易。所以在拍每一部戲的時候,我都盡量讓自己做到不要后悔,因為只有這個是我可以控制的。在我們能控制的范圍內,做到最好,這個過程中我會得到經驗、智慧,這就很值得了。

  文/蕭游

編輯:葉霖嘉
国产无限好看资源-无限资源日本版-无限资源2018国产第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