婁藝瀟:胡一菲能被記住,是我的成功
2020年02月02日 08:48  來源:新京報  宋體

  《愛情公寓5》回來了,這是婁藝瀟時隔六年后再次重返“公寓”。當初脾氣暴躁、神經大條的女博士胡一菲,如今已成長為成熟穩重、能歌善舞的溫柔妻子;而現實生活中,當年對表演毫無經驗的女大學生婁藝瀟,如今出唱片、演音樂劇、做主持,在演藝界獨當一面。胡一菲和婁藝瀟經歷了彼此人生中最寶貴的十年。拍《愛情公寓5》的時候,婁藝瀟曾和導演開玩笑,她都不需要默戲,因為沒人比她更了解胡一菲。

  婁藝瀟無疑是幸運的,《愛情公寓》系列的成功讓19歲的她躋身當年為數不多“出道即巔峰”的小花旦行列。但在外界看來,她的演藝之路又似乎是坎坷的,她游走于影視劇、音樂、舞臺劇、綜藝圈,十年過去,胡一菲仍是她最被津津樂道的角色。

  婁藝瀟曾為自己定下規矩,即便片約不斷,也要保持勞逸結合,每拍完一部戲,就要去喜歡的地方住一陣子。在婁藝瀟看來,演員總是扮演著別人的生活,她需要時間做回自己,“我喜歡旅行,陪家人聊天,和姐妹喝下午茶,去全世界看看別人的生活。人生沒必要太緊繃,隨遇而安,隨性而起。”

  曾把《愛情公寓》當課外實踐

  2008年,《愛情公寓》即將開機,但胡一菲的人選仍難敲定。同劇組的陳赫大膽舉薦了上戲音樂劇專業的小師妹婁藝瀟,那一年她只有19歲。婁藝瀟第一次拿到劇本時只覺得“這劇好奇怪,感覺都不會播”,她試的戲份也僅僅是邊打電話邊拼命發飆。然而兩天之后,導演迅速定下了她。

  拍《愛情公寓1》的大半年里,她幾乎都在“糊里糊涂”中度過。為了更像“御姐”,她化上大濃妝,“但其實生活中我根本不是那樣的。”婁藝瀟坦言,那時的自己完全不會演戲,就是假裝彪悍。開拍時,“胡一菲”要對同組演員“非打即罵”;一喊卡,婁藝瀟就趕緊道歉。她僅把《愛情公寓》當做一次“課外實踐”。

  直到2009年,該劇在網上的意外傳播令其紅遍大江南北。那幾年她走在街上,經常有人喊“胡一菲”,片約不斷的婁藝瀟甚至從未經歷過試戲、見組的苦惱。但伴隨幸運而來的是,爾后十年,即便婁藝瀟出演過其他作品仍沒有任何一個可以超越“胡一菲”。但她并未試圖擺脫這個標簽,“作為演員,能讓觀眾一輩子記住胡一菲,是我的成功。”

  低產營業,享受“斜杠人生”

  《愛情公寓》走紅后,婁藝瀟反而走上了“斜杠女青年”的路線。在央視春晚表演小品、加盟綜藝《一年級》擔任“老師”、主持央視綜藝節目、跨界獻唱昆曲、舉辦個人音樂會……婁藝瀟每年只保持一到兩部戲的“低產營業”,其余時間更多拿來嘗試未涉足的領域。

  “我喜歡什么東西都學一點,可能跟從小的學習習慣有關。”小時候的婁藝瀟并非學霸,但卻自稱是“學婊”,沒怎么用功就都能學會,所以她對很多事情都感興趣。“小時候我覺得這是缺點,但現在想想,每個人都可以走不同的路,有些人就是興趣愛好廣泛。”

  2017年,音樂市場開始轉冷,婁藝瀟卻與華納簽下唱片合約發行個人專輯。她并不關注銷量,更多是想給粉絲們留下點音樂,“或者講俗點,去KTV可以點到我的歌我還挺開心的(笑)。”2018年,婁藝瀟又擔任了音樂劇大師安德魯·韋伯的中文版單人音樂劇《周日戀曲》的女主角。她從不在乎自己的成就感是否存在于外界眼中,“他們可能會說我作品少,《愛情公寓》之后沒什么代表作,但我的精神生活是非常滿足的。”

  爭議

  “不在意網上怎么評論”

  從進上戲開始,婁藝瀟就沒期待過自己能大紅大紫,甚至認為這個想法“很蠢”。即便《愛情公寓》播出后開始小有名氣,她也只是把自己定位于“演員”而非“明星”。“演員只是我賺錢養家的職業。花無百日紅,我不用紅成一線,也能養活自己。每天上下班,還有時間去生活,挺好的。”

  然而在沒有作品曝光的日子里,婁藝瀟卻沒有離開話題風口。紅毯上為了拍照好看而隨性轉起的裙子,卻意料之外把她轉上熱搜榜首。“我不太在意網上怎么評論(我),因為那不是我真實的生活。”談及輿論旋渦,她說,“我身邊的朋友他們都很愛我,他們了解我是個什么樣的人就夠了。”

  愛張羅 “不能只我一人好”

  作為上戲最早接戲的學生之一,《愛情公寓》熱播后,愛張羅的婁藝瀟開始熱衷于給同學當“演員副導演”。她游走在各大劇組,手里總是準備很多簡歷,應接不暇地給別人“介紹工作”。《愛情公寓5》結尾歌舞劇橋段的演員,大多是她的同學,“一個人好不算好,身邊的朋友和同學都要好才行。”

  減肥 “人生,開心就好”

  近兩年婁藝瀟微博最多的關鍵詞是“減肥”,她總是忙于和反復波動的體重作斗爭。“大家都知道我是個吃貨,專吃泡面那種垃圾食品。”每到一個城市旅游,婁藝瀟總會率先尋找當地未知的美食。“開心就好,我覺得人生也是這樣。”
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張赫

編輯:葉霖嘉
国产无限好看资源-无限资源日本版-无限资源2018国产第一页